网赌ag输惨|开户
主页 > 研究成果 > 离婚协议中赠与子女财产条款的性质
离婚协议中赠与子女财产条款的性质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25日 作者: 系统管理员 阅读:
】 【 打印】【 关闭

洮南市司法局  王小平
 
       【摘要】夫妻离婚时,双方通常在离婚协议内约定把夫妻共同财产或者是一方所有财产赠与子或女。但当离婚协议签署完毕解除夫妻关系后,常常会有一方当事人由于离婚后经济窘迫或看房价节节攀升而颇为心疼等原因,从而产生了反悔心态想要撤销离婚协议内对子女财产赠与。在目前的法律实践中,各个法院对此类案件的裁判结果也不尽相同,有的法院判决可撤销,有的则是不可以撤销。即使判决结果相同,但说理部分的法理依据也大相径庭。主要争议的焦点是夫妻双方在离婚协议中赠与子女财产是不是民法上的赠与合同,同时是否因 该赠与在婚姻家庭关系中而要特殊看待,是否要考虑道德与身份因素。同时关于离婚协 议中赠与子女财产条款的性质,学术界也各有争议,本文就会对理论界与实务界对此类 问题的看法进行总结与分析。
      【关键词】离婚协议,赠与行为,身份关系
        
       夫妻双方在决定离婚时,主要矛盾就是财产归属及抚育权之争。尤其是在财产权之中,包含着债权债务、动产与不动产等一系列的问题,所以可否完善地解决夫妻双方的财产归属问题,将决定双方最后能否签署离婚协议。由于子女在夫妻双方心中都占有重要的份量,所以子女常常会作为一个平衡点来解决双方在离婚协议财产分配中遇到的问题。而房产作为价值较大的财产,父母一般都会选择房屋不动产赠与子女。但是在现实情况中,夫妻中的某一方并不是出于自愿。有的是为了早日摆脱婚姻的束缚,早日解除痛苦,只要对方能够同意离婚,就承诺对方赠与子女房产的请求。有的则实施权宜之计,暂时放弃所有财富将其赠与子女,从而让对方离婚。由于这些原因造成他们日后反悔。那么他们反悔的心态可否实现?对子女的房产的赠与可否撤销?要想探究赠与可否撤销,我们首先需要探析明白离婚协议中赠与子女财产条款是何种法律属性。下面就来介绍一下目前学界中对此类问题的各种观点,及笔者对此类问题的看法。
       一、目前学界中的比较主流的观点
       1.赠与合同说
       民法上的赠与行为是指赠与人无偿地将本人所拥有的财产赠与对方,而接受人表示同意的一种民事法律行为。而这种行为的实质就是财产所有权的转移。一般情形下,赠与方同接受方需要签署赠与合同。因此有学者观点是在离婚协议内,当事人相约将夫妻共同所有或一方所有的财产赠与子女不是民法上的赠与行为,相当于一种赠与合同,根据《婚姻法》第31条规定“男女双方自愿离婚的,准予离婚。双方必须到婚姻登记机关申请证婚。婚姻登记机关查明双方确实是自愿并对子女的财产问题已有适当处理时,发给离婚证。”从这一条规定可以看出,夫妻双方在签订离婚协议后,已经对财产的分配问题处理完毕,那么双方约定将一方所有或是共同所有的财产赠与子女是自愿的行为,是真实的意思表示。该赠与行为是合法成立的,所以应当按照《合同法》的相关规定来处理。还有种观点认为夫妻双方约定将不动产赠与子女是一种带有目的的赠与行为,也可以把它理解为附条件的赠与行为。还有观点认为有的人为了早日消除苦痛,早日解除婚姻关系,从而将赠与子女当作实现离婚的必要前提。所以它与夫妻间的身份关系联系紧密,离婚协议中所涉及的大部分条款都是为了解除婚姻关系,因此夫妻双方将共同所有或是一方所有的财产赠与子女的行为,应看作为签署的一种条件带有目的性的赠与合同。另外一类观点认为此情况非为民法上的一般赠与行为,是一个含有道德属性的赠与行为。对于个人来说,结婚与离婚都意义非凡,彼此在婚姻关系中参杂着感情、人身、财产和道德等多种问题,并不像民法上的一般赠与关系,把离婚过程中通过经济扶持为表现形式的财产分割,看作是民法上的一般赠与合同,就会有些偏离了婚姻家庭的伦理关系而过于市场化,所以夫妻双方相约把财产赠与子女是具有道德属性的。
       2.向第三人履行的合同说
       部分学者的观点是,配偶双方在离婚中赠与子女财产条款,这一条款是夫妻彼此相约为离婚协议以外的第三人给予财产,也就是所谓的第三人利益合同。“第三人利益合同通说是指当事人某一方约让另一方向第三人给付,第三人从而获得直接请求给付权利之契约。”那么子女作为离婚协议中的第三方,父母对其赠与不动产就相当于向第三方给付。第三人给付合同是何种效力,目前学界中也存在一些争论。在我国法律条文中,只有合同法第64条所提及,该条规定:“当事人约定向第三人履行债务的,债务人未向第三人履行债务或者履行债务不符合约定,应当向债权人承担违约责任。”该条法规是否为第三人利益合同相关规定,对此看法不尽相同。某些学者认为,该条法规涵盖了两种情形:第一种是涉他合同,同时也称作第三人利益合同、对第三人履行协议合同或向第三人设定益处合同,这种情形合同双方相约其中某方对合同之外第三人为给付,因而第三人径直获得给付权利的契约。第二种情形即债务人直接向第三人践诺,即债务人和债权人相给,债务人直接向第三人给付利益,第三人代替债权人接受履行,此时第三人没有单独拥有合同的权益与权利,仅替代债务人实行。倘若债务人并没有向第三人允诺履行或是履行不得当,那么第三人不能请求债务人接着履行或是负担相应后果。而离婚协议内配偶给予子女利益应视为第一种涉他合同,也就是为第三人利益的协议。在我国《婚姻法》中,对于离婚的主要依据是夫妻双方已基本无感情基础,对于夫妻双方的财产归属问题不是离婚的法定也不是离婚的附加条约。它只是夫妻双方关于财产分配的一种约定。因此此类观点学者认为,这类合同的签署、变更、撤销等不能只满足《婚姻法》来调整,也要以《合同法》为相关依据。
       3.离婚协议整体说
       夫妻双方在离婚协议中对财产归属、子女抚育及债权债务等多个问题的约定构成为一个总体,它们互为前提、互为结果。而夫妻双方将共同财产或是一方所有的财产赠与子女的条款是离婚协议内的财产分割归属问题,应当放在这一整体框架内看待。而离婚协议内关于财产归属条目存在附属性,一般会依附人身属性。人身属性与财产分割彼此依附,不可分裂。同样在婚姻登记部门签署的含有财产归属条款的离婚协议和解除夫妻关系不可分割,通常夫妻双方是在考量好各种利弊的情况下达成离婚的。而对于共同财产分割,以及协议中约定的将不动产赠与子女都应当作为离婚协议整体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不应当单独去定性。它们组成了一个整体,是“一揽子”的处理办法,倘若许可某一方后悔,夫妻双方离婚协议的“完整性”将不复存在。当双方不再是夫妻关系且不可挽回的情形下,若是许可某一方对赠与财产反梅也将促使某些人为了日后能占有财产,而先解除婚姻关系之有违诚信原则的行为,也同样背离了要保护未成年子女的权益的精神。(因为离婚协议内赠与子女财产条款中子女大部分为未成年人)。目前许多法院的判决依照这种观点。最高人民法院在2015年11月19日公布的《于某某诉高某某离婚后财产纠纷案》其中就提到离婚协议中双方将共同财产赠与子女是与解除夫妻身份关系,子女抚育等问题构成一个整体,不能分开来 看,要“一揽子”解决。
       二、笔者的观点
       笔者的观点是赠与合同说并不完全准确。虽说夫妻双方在离婚协议内把财产赠与子女近似于民法上赠与合同,但是离婚协议存在特殊性,离婚协议是存在身份关系混合并附生效条件民事协议,它既有对解除夫妻关系的约定,也有对财产分配问题的协商。而夫妻双方财产分割问题又应当附随于身份关系。所以笔者观点是,不能单单的以《合同法》作为法律依据。
关于向第三人履行说,笔者观点是夫妻双方将财产赠与子女有第三人利益合同属性。夫妻双方是协议当事人,子女为第三人。但是子女这个第三人与其他第三人还应当区别对待。毕竟子女与夫妻的身份关系联系密切,在自然属性上也具有亲属关系,所以也不能把此类赠与条款完全看作第三人利益合同。
       笔者比较赞同整体协议说。夫妻双方在离婚协议中将财产赠与子女这一约款往往是同解除夫妻关系、财产归属、子女抚育、债权债务等问题连成一个总体,它们是互为前提、互为结果构成完整性,所以需要在一个框架内处理。
        第一,离婚协议中所规定的条款一般具有复合性特征,所涉及到的内容也混合了多个法律行为。通常情形,离婚协议涵盖两部分内容:第一部分就是夫妻双方对于解除夫妻关系内容,也是离婚协议主要内容。第二部分是夫妻双方对于财产分配达成的共识。其余条款可能会涉及精神损害赔偿、经济补助等,若有子女的夫妻还应当就子女抚养问题达成一致看法。鉴于以上法律行为必须为夫妻双方真实的意愿表达,是多个法律行为结合成一体,所以应当按照其所涵盖的效果意思是多个还是一个来推断。通常离婚协议里所具有的效果意思涵盖解除婚姻关系、分配财产、子女抚育与抚育费承担等,这类效果意思能带来各种法律后果。所以把离婚协议看作为数个行为结合最为得当。
       第二,离婚协议内存在着多个法律行为,这些法律行为作用上存在相关的身份行为。通过身份且由身份产生的人身联系与财产联系发生、更动与解除为主意的法律行为就为身份法律行为,它涵盖形成行为同附随行为这两种。像结婚、继承、离婚等法律行为通过特定亲属联系出现、更动、解除为主意的法律行为,这就是形成行为。像夫妻财产制协议、财产分配与子女抚育协议等法律行为要视形成行为是基础,依附于此类行为而发生的法律行为,这就是附随行为。在夫妻双方赠与子女财产离婚协议内包含有解除夫妻关系法律行为即形成行为,亦有财产分配与子女抚育法律行为即附随行为。身份法律行为在条款适用上也要满足主体适合、内容合法、主意清晰明确的要求,与普爱民事法律行为适用理论相同,可是不可因此就考虑这中附随行为必然满足《合同法》。离婚协议内财产分配方面虽以财产问题为主,可是它于法律效力上存在差异性,必须要以形成行为为前提才能产生法律效力。倘若夫妻双方“离婚”形成行为没有产生效力,那么离婚协议内财产分配条款也不可以发生效力。通过这个效力规则可以看出,形成行为同附随行为之间关系类似于主法律行为和从法律行为。
        第三,离婚协议内财产分配内容存在附属性。离婚协议内涉及财产部分通常也具有人身属性,二者相辅相成。当事人解除婚姻关系时必然会在离婚协议内约定财产分配内容,所以签订离婚协议的主体通常会权衡各种因素后再万出离婚的一步。夫妻双方在离婚时对财产的分割应当看作是依附着形成行为的附随行为,是“一揽子”处理方法内的一部分。因为该行为涉及到婚姻家庭,所以同普通的民事处分行为大相径庭,系在完全解除夫妻关系的基础下,或者由于男女双方曾有过甜蜜回忆、或者由于一方对另一方愧疚心理、或是由于对子女的保护与补偿等多重想法下作出的。如果男女双方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所达成的离婚协议都是基于真实的意思表示,双方对此也具有客观的认识,那么该协议收就是表达了双方在关于财产分配问题上形成了共识。
        结 
        离婚协议内赠与子女财产法条法规同离婚协议中的解除夫妻婚姻关系、财产分配纠纷、子女抚育、债权债务等是一体的,其中每一个模块都有因果关系,我们应当摆在相同模块下进行讨论。离婚协议主要有形成行为同附随行为,这两种行为存在复合性,附随行为需要依赖于形成行为。而我们研究离婚协议赠与子女财产条款,是夫妻双方财产分割纠纷协议中的法律规,是附随行为。如果要使财产分配协议这个附随行为生效。前提是离婚协议形成行为已生效,换言之夫妻双方已解除了婚姻法律关系。基于这样,离婚协议中赠给子女财产的法律法规应当以《婚姻法》 为法律依据,而不是《合同法》第186条。此时离婚协议内夫妻双方赠与子女不动产条款是不可撤销的。根据《婚姻法解释(二)》第8条第1款规定,离婚协议内因对财产分配达成的协议,对男女双方都存在法律约束力。诉讼流程内,子女不能为原告,夫妻双方是诉讼过程中当事人。因为离婚协议主体是夫妻双方当事人,离婚协议内赠与子女不动产约款为两方一起在真实相约,而且赠与约定也中介其中一方对对方作出的承诺,仅仅只对夫妻双方产生约束力,子女作为第三人一般情况下不能成为原告。只有在极其异常的处境中,子女作为原告才享有请求权。笔者认为应当从两个模块进行补充。其一,确定离婚协议中赠与条款规范,例如分为一般赠与合同和同人身关系有关联的赠与合同。其二,《合同法》第186条关于赠与撤销的纠纷表述模糊,可能引发滥用赠与条款可撤销性,破坏法律公平公正,应当详细阐述能够撤销与不可撤销详细情节。
 




友情链接

网赌ag输惨|开户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地址:白城市文化东路1号 邮编:137000 电话:0436-3357026
 技术支持:白城酷吧网络 吉ICP备170059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