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赌ag输惨|开户
主页 > 期刊论文 > 青少年犯罪的微观社会原因及防控措施探究
青少年犯罪的微观社会原因及防控措施探究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05日 作者: 系统管理员 阅读:
】 【 打印】【 关闭

白城师范学院    杨德敏
 
      摘要:青少年犯罪问题是一个复杂的社会问题,虽然经过多年的治理,但是,问题仍然比较突出,在当前社会变革和转型的特殊时期,关于未成年人犯罪的新闻越发频繁的出现在公众的视线中,犯罪的手段极为缜密和残忍,不断刺激着社会公众的神经,且犯罪数量呈现不断上升趋势。通过对青少年犯罪现象、成因和特点的剖析,做好预防青少年犯罪工作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关键词:青少年犯罪;原因;对策
 
      Abstract: The problem of juvenile crime is a complicated social problem, after years of management, but the problems are still quite prominent, in the special period of the current social change and transformation, on juvenile delinquency news more frequently appear in the public eye, the means of crime is extremely careful and cruel, continue to stimulate the society the nerve of the public, at the same time, juvenile crime also presents some new trends. Through the analysis of the phenomenon, causes and characteristics of juvenile delinquency, the key to solve the problem is to do a good job of prevention of juvenile delinquency.
Key words: juvenile delinquency; reasons; Countermeasures
 
      引言:关于青少年犯罪问题的研究可以追溯到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国的犯罪学研究起步较晚,新中国成立以前,犯罪学尚未单独列为一门专业学科进行研究,对犯罪学的研究也仅仅局限在刑法学研究范畴内,处于附属地位。新中国成立后,尤其是二十世纪七十和八十年代,在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的发展背景下,青少年犯罪急剧上升。此时,基于防控青少年犯罪问题的犯罪学才正式以独立学科进入法学研究领域。。然而,我国对于青少年犯罪现象在经历了将近50年的研究和治理后,为什么犯罪率仍然居高不下,尤其是近年来,关于未成年人犯罪的新闻越发频繁出现在公众的视线中,未成年人犯罪呈不断上升趋势已是不争的事实。在我们这个拥有14亿人口的庞大国家里,年龄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有近4亿人,占人口总数的四分之一。中国青少年犯罪研究会的统计资料显示,我国25岁以下的少年犯罪总数占全国刑事犯罪总数的70%以上,其中14岁至18岁的未成年人犯罪又占到青少年犯罪总数的70%以上。综上,青少年犯罪的防控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不可忽视。
 
       一、青少年犯罪的现状与特征
       青少年犯罪概念的界定是对犯罪原因的探究和对策设计的前提。在国外,青少年包括小于18岁的未成年人和大于18岁小于21岁的“小成年人”。在我国,心理学上的青少年通常指13-25岁,公安部门规定的也是13-25岁。青少年这个概念不是刑法概念,刑法上叫未成年人(指14-18的人群)。青少年完全是犯罪学的概念,在犯罪学中一般是指已满11周岁而不满25周岁的人。这个概念包含“青年”和“少年”两个年龄段的人群,横跨了未成年人和成年人两个年龄区域。
而我们所说的青少年犯罪,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也将其与触犯刑法的犯罪在词语表达上进行了区分,例如说英国触犯刑法的犯罪用“crime”表述,而青少年犯罪行为则用“delinquency”等表述,译为违法行为、越轨行为、罪错、恶行等。日本也是对于青少年犯罪用“非行”一词进行表述。当前我国犯罪学中的犯罪也不仅仅是指刑法上需要承担刑事责任的犯罪行为,在犯罪学上还包括不负刑事责任的违法越轨行为。
       当前我国正处于社会转型和变革时期,青少年犯罪问题又呈现出一些新的趋势和特征,具体体现在犯罪人和犯罪行为两个方面。
       1.从犯罪主体来看,无论从犯罪平均年龄、犯罪高峰年龄还是初犯年龄考察,当前我国青少年犯罪低龄化的现象有日趋明显的迹象。在刑事领域,受到刑事处罚的未成年人当中已满14岁不满16岁的人数逐渐增多,而因不满16岁不予刑事处罚和不满14岁不负刑事责任的人数也占相当大的比例。有些少年从10—13岁就开始走上犯罪道路。未成年惯犯和累犯相应增加。当前少年犯罪的年龄段比10年前提高了三四岁。此外女青少年犯罪明显增多。这一趋势也对我国刑事责任的起点年龄是否真实地反应了现阶段我国未成年人犯罪实际情况的问题。在国外承担刑事的年龄规定各不相同:印度、巴基斯坦、新加坡、南非等11个国家将该年龄定为7岁;定为8-10岁的,则包括英国、乌克兰、埃塞俄比亚等10个;定为12-13岁的有韩国、法国、波兰等7个;14岁的是6个;14岁以上的只有埃及、阿尔及利亚等5个,甚至有很多国家的没有规定负刑事责任的年龄下限。我国很多学者也有提议将刑事责任年龄适时降低。
       2.从犯罪性质看,传统上,我国青少年犯罪结构中财产型犯罪比例一直占第一位,约占全部青少年犯罪的80%。但新时期暴力犯罪已经成为未成年人最主要的犯罪类型。抢劫罪58.8%,故意伤害13%,盗窃罪8.8%,强奸8.2%,故意杀人3.4%,青少年犯罪主要集中在盗窃、抢劫、故意伤害、寻衅滋事等犯罪。暴力犯罪已成为未成年人犯罪的最主要类型。
       3.从犯罪形式看,两人以上共同犯罪人数增多,团伙作案多发。这些犯罪的青少年或通过网络纠集在一起,或是相同地域的纠集在一起,以加入团伙为荣,在“人多势众”的心理支配下,无视法律,进行团伙犯罪活动,且其犯罪一旦得逞,便会紧接着再干。
       4.从犯罪动机看,青少年违法犯罪的动机往往比较简单,多表现为满足较低级欲望为目的,冲动性,盲目性。他们的犯罪,一般来说较少策划,常常是在外界的影响下,或者由于一时的感情冲动而突然犯罪。比如北京一名17岁少年为上网而偷钱,将奶奶砍死,爷爷砍成重伤。
       5.从犯罪手段看,趋向成人化、智能化。作案手段残忍,犯罪后果严重。某市一名少年犯杀人案中,少年看着手表杀人,计算杀一个人需多长时间,杀完以后还准备杀第二个人。有的少年犯罪手段已经达到智能化、成熟化。作案前周密策划,多次踩点,选择时机,准备作案工具,作案时分工明确,注意配合;有的已会运用反侦察手段;有的一人就犯有数罪,而且情节都比较为严重。
      6.从犯罪原因上看,具有很强的模仿性,社会学的差异交往理论认为,犯罪是习得的。青少年好胜猎奇,对外界事物具有强烈的模仿性。他们年龄幼小,辨别是非能力较差,往往简单地模仿电影、电视中的某种镜头和情节,模仿小说或现实社会新近发生的一些作案伎俩,进行犯罪活动。
       二、青少年犯罪原因探析
       关于未成年人犯罪的成因,是犯罪学领域中少有的几类能在中外理论界达成基本共识的犯罪类型之一。只是犯罪的原因分类有所不同。西方国家通常将犯罪原因分为自然原因、社会原因,个体原因。我国一般从宏观原因,微观原因两个方面进行分析。具体来说,包括青少年在内的犯罪人之所以犯罪,是因为犯罪主体处于特定的背景下,个体之外的社会环境与个体互动而导致的,在犯罪学上成为犯罪场。实际上,在当前社会,宏观的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等对青少年犯罪有一定联系,但并不密切,最主要的还是源于家庭、学校教育的不良影响,以及源于社区和大众传媒的不良宣传。
德国犯罪学家李斯特的犯罪社会学理论认为决定犯罪衍生的罪主要还是社会环境因素,其主张“社会病态说”,认为造成犯罪的主要原因还是社会病态的缺陷,比如家庭破裂、辍学、失业、吸毒等。
       借鉴李斯特的研究理论,笔者重点从微观社会层面分析造成我国青少年犯罪的原因:
     (一)家庭及家庭教育对青少年走上犯罪的影响。
家庭基本功能的缺失,尤其是教育功能的缺失是导致青少年犯罪的主要原因,一个人从自然人转为社会人的过程是个体的初级社会化阶段,家庭教育在这个阶段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是对个体全面人格的塑造。德国教育家福禄培尔曾说:“国家的命运与其说掌握在执政者手里,不如说掌握在母亲手中。”家庭是孩子的第一课堂,父母是他们的第一任老师,正确的家庭教育是青少年健康成长的必要条件。从大量的青少年违法犯罪案件分析,以下几种家庭及家庭教育方法极易导致青少年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
      1.教育方法不当的家庭。这类家庭一般表现为:一是家长对子女过分溺爱;二是家长对子女教育方法简单粗暴;三是家长对子女的教育矛盾;四是教育滞后,没跟随青少年的身体发育过程。
      2.不完整的家庭。一是婚姻变异的家庭。因婚姻变异导致子女生活得不到保障或身心健康遭受伤害或无人(或缺乏)教育监督而犯罪;二是父母双方外出经商或外出从事其它活动,未成年子女留在家缺少父母教育监督的。
      3.父母素质较低的家庭。某些父母本身素质较低,整天吃喝玩乐,享乐主义至上,或思想不健康,作风不正派,行为放荡,有的甚至违法犯罪,无视道德法律,使他们的孩子从小耳濡目染,养成不良习惯。
      (二)学校教育集中存在不良状况
      爱因斯坦曾经说过,由于经济生活现代化的发展,作为传统教育者的家庭已经削弱了,因此比起以前人类社会的延续和健康,要在更高程度上依靠学校。当前我国学校教育中存在的种种弊端与青少年犯罪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美国联邦政府对全美学校的一项调查发现,尽管青少年在学校渡过的时间只有他们时间的25%,但是这个年龄的青少年实施的犯罪中,有40%的抢劫案、36%的人身攻击案与学校有关[1]。因此学校教育的缺陷也是导致违法犯罪的重要原因之一。中国当前和整个教育机制所存在的不良状况可以归纳为三个方面。
      1.教育内容的不完全
      当前,在中国的初等教育机制中,在对受教育者的教育过程中所富裕的教育内容的不完全,具体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首先,忽视德育基础教育。我国教育存在一个很大的弊端就是教育领域泛政治化。德育教育空有虚名,中小学生的培养已经异化为某些老师提升业绩,学校提升政绩的工具。教育内容与日常生活的断层、割裂,致使学生无法格物致知,致良知。此外社会公德教育、责任教育也是严重缺乏,在社会上形成一种“道德恐慌”的态势。近期不断曝光的幼儿园虐童、电竞男打女朋友、江歌刘鑫案等等,是什么造就了这些背德行为人密不透风的残忍和冷漠,没有一点同理心?。学校基础道德教育的空白应承担不可推卸的责任。其次,忽视了劳动技能教育。此处所说的劳动技能教育是指培养一个人适应社会的能力、立足于社会的能力。即生存技能。长期以来我们对劳动技能的理解简单化、狭隘化。以为劳动技能就是扫地、拔草等。导致青少年对劳动技能的理解存在偏差甚至厌恶,毕业后形成等靠要的生存状态,甚至是游手好闲,违法犯罪。再次,忽视挫折教育。挫折教育是一种实用型的教育内容。对于青少年忽视挫折教育最终会导致两种结果,即走向社会后面对挫折和压力的个体承受能力的断裂以及面对压力和挫折的处置能力得不到提高,在处置问题时走向极端,一种回避,一种冲动极端解决。这种缺陷体现在当前青少年犯罪的中的激情犯罪过程中。
       2.教育方式的不当
       传统的灌输式教育、淘汰时教育方式存在严重不当,尤其在初等教育中区分重点和非重点,严重背离了初等教育机制所应承担的责任。初等教育阶段为社会培养的不应该是人才,而是向社会输送基本合格的人。
       3.教育结构的单一
       从小我们接受的教育就是上大学是唯一的出路。在中国,只有上大学才能成材,对于没有上过大学的或者没考上大学的落榜生既缺乏走向社会的心理准备,又缺乏走向社会的能力准备,自我定位为竞争的失败者,不懂得如何看待自身价值,往往会导致对社会亲近感的失落。
     (三)社会对青少年走上犯罪的影响。
       1.社会的“污染” 是诱发青少年犯罪的主要原因。青少年自身的特点是求知欲望强,好猎奇,敢冒险,可塑性大。但他们社会经验不足,思想还不很成熟,辨别是非曲直的能力和抵制不良社会影响的控制能力差,容易受外界不良影响。特别容易受犯罪亚文化的影响,比如腐朽思想侵蚀、“电子鸦片”、文化垃圾的毒害、坏人教唆等都有可能诱发青少年犯罪。
       2.社会就业机会不足,也是导致青年人犯罪的重要原因。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发展,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青年人就业难的问题就更加突出。对于文化知识不足又无一技之长,就很难找到工作。再加上有此青年贪图享受,怕脏怕累,就业的渠道就更少了。那么他们整天聚在一起无所事事,没钱吃喝玩乐,就有可能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
       3.我国《刑法》第17条的规定,已满十六周岁的人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的人,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者死亡、强奸、抢劫、贩卖毒品、放火、爆炸、投毒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正是因为法律对青少年犯罪的“宽容”,让不少人甚至有了“犯罪要趁早”的想法。由于刑法规定未满十八周岁不适用死刑,因此,很多青少年就抱着“犯多重的罪也不能判我死刑”的心理进行残暴犯罪。为此,不少人提出了这样的疑问:我国规定的刑事责任年龄是否已经成为未成年人犯罪的保护伞?
        三、青少年违法犯罪的防控路径建构
        青少年犯罪的防控措施是一项系统工程,涉及宏观的政治、经济、文化以及微观社会环境的改善,需要全社会在各个方面持续共同做出努力才能改善。本文主要从微观社会角度做一下探讨:
       (一)强化家庭教育,营造良好气氛。
        家庭是预防青少年犯罪的基石,是传播和学习科学文化,传统社会道德规范的重要场所和课堂。青少年家长应加强对法律常识和德育知识、育孩常识的学习。家长们用律己正己的思想和行动影响孩子,成为孩子的良师益友。家长的素质如何,教育方法科学与否,直接关系到青少年的心理素质。以民主、平等、宽容取代专横,权威、独断、惟命是从,承担起为人父母的教养责任,和他们谈心,倾听他们的烦恼,化解他们的忧虑,努力缩小代沟,以文明的谈吐举止,乐观的态度,高尚的情操,进取的精神感染子女,尊重孩子的人格,多鼓励提高孩子的上进心、自信心。注意孩子在社会受到的不良影响,在重视孩子的学习成绩时,更要关心孩子的思想品德修养。
       (二)完善学校的道德教育,加强法制教育。
        贝卡利亚《论犯罪与刑罚》:“预防犯罪的最可靠但也是最艰难的措施是完善教育。” 孙立平教授在《守卫底线》一书中指出:社会基础秩序的缺失是当前社会建设最为主要的问题,其中社会公德的缺失正在瓦解整个社会秩序,所以青少年的公德意识培养显得尤为重要。孔子就提出过: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以格。以道德引导、感化青少年,培养青少年的自律性、自律性,使其具有社会公德,养成文明行为习惯。
        在实施素质教育中,学校要加强法律,开辟第二课堂,把对青少年的世界观、人生观教育、爱国主义教育、集体主义教育纳入德育课,并认真考核。从而在教育中培养社会成员对他人的尊重,进而形成互信互助的精神,确立道德规范体系。
      (三)犯罪情境预防
加强文明社区、文明村镇建设,控制犯罪场,切除犯罪场与青少年犯罪之间的联系。给青少年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不易犯罪的道路。人的发展,智慧的发展是其与周围环境发生相互作用慢慢建构起来的。所以青少年周围的环境对他的成长起着重要作用。所以要加强精神文明建设,以村镇、社区为依托(特别是农村),营造一个清新、干净、文明、活力的环境。此外“天眼监控工程”的建设、被害人群体自我防护教育以及对枪支、毒品等犯因性物质的管控,也是有效控制犯罪的重要措施。
       (四)替代刑的适用。
        为了打消青少年犯罪对刑罚的惩罚抱有侥幸的念头,同时又兼顾教育为主的对青少年重保护的刑事政策的要求,可以采用较轻的替代刑,借助开放式处遇,破除监狱或其他改造场所与社会的分裂隔离状态,跨出监所的小天地,在严格管束的前提下依靠社会的力量,对违法犯罪青少年进行综合治理。
        1.资格刑的充分适用。具体来说,网络犯罪的可以限制上网的时间,对于暴力性犯罪可以采用一定程度的人身自由的限制,比如说进行活动范围的限制,这个可以借助一定的网络技术手段,进行定位监视,以发展、健全其积极的符合社会规范和价值意识要求的个性品质和行为习惯动力定型,完成社会化进程或进行再社会化。
        2.设立社区矫正机构,进行社会化的再教育等,促使其接受教训,改过自新,成为遵纪守法的公民。具体来说。可以参照香港 “善导会”和“警务协会”做法。“香港善导会”基本上是一个主要由警务人员为主,社区福利人员为辅所组成的协会。他的主要工作是对失足青少年进行集中的引导和训练,以求增加失足青少年的再就业成功率。善导会的训练目的主要有三点:第一,灌输正确人生观;第二,磨练意志;第三,培养良好的治安意识。香港警方在善导会的基础上,成立了“警务协会”,并推出“飞鹰计划”,利用业余时间对更广范围的失学青少年进行训练。
 



[1] 刘恒志:“未成年人犯罪的社会原因探析”,载《犯罪与改造研究》2004年第2期。
 




友情链接

网赌ag输惨|开户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地址:白城市文化东路1号 邮编:137000 电话:0436-3357026
 技术支持:白城酷吧网络 吉ICP备17005915号